『颍川组』回头


好久没有写颍川组的文字了,然而文笔仍然很烂……

算是前世今生吧,错过了才珍惜。

正文:

堂内,觥筹交错,舞姬身段妖娆,将者举杯欢饮……没有人注意到这场宴会的主角正半椅这栏杆坐在凉亭中。

郭嘉握着樽杯,面前的桌上还有一大壶清酒,对着的座上还没人,座前却倒满了整杯清酒,月影斑驳,月辉被揉碎了放在那樽杯中,清亮地在酒面上婆娑。

荀彧来了,没有发出一点声响,附极了他谦谦君子的样子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走到郭嘉对面坐下。

明日便要启程往辽东与袁氏残兵一战,可有妙计?这话荀彧没有说。

郭嘉没有看荀彧,只是对着月亮喝酒。荀彧也没有说话,两个人缄默不言坐在月色下。

郭嘉在看天,荀彧也在看天。他们像...

试阅?我可能已经不会写文字了……

不打tag,随缘看。可能永远不会发。

我的天,几个月没写过一个字还涨粉,原来都喜欢不更的人吗,我愿意一直做下去。哈哈哈哈哈哈

【丕植】一支铅笔惹得祸


“嗯——”

曹植一个闷声捂住了自己的大腿,以一种极为变扭的姿势蜷缩在椅子上。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的自动笔落地的声音。

曹植用实践告诉自己,虽然是摸鱼也不能总想着哥哥。原本只是摸鱼的曹植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结果,手里的笔转着转着一个无心给甩下桌子,曹植便下意识用双腿夹住,这一夹真的要命了,尖尖的笔头直接扎进大腿里,留下一点鲜红的朱砂。

曹植额头抵在桌边左手不停揉自己的大腿。

曹植:(;д;)委屈极了

当晚

“嗯?”曹丕停下手上的动作,伸手抚上曹植的大腿,全然不顾曹植的挣扎。

“蚊子咬的?”曹丕沉下声询问道。

曹植扯来淡薄的被单盖住半张红涨的脸,细如蚊蝇地道“被自己的笔戳的。”

曹...

【荀郭】一个简单的故事


“我想去建大。”郭嘉站在草坪的一方朝着荀彧说。

荀彧堪堪回神,望了郭嘉一眼,又垂下眼幕,眼里的惊讶疑惑悲伤全都被他浓密的睫毛掩盖。

荀彧喜欢郭嘉,从小便是。知道如今才敢说出口,却从未想到是这样的答复。荀彧微微弯起嘴角,不可察觉地轻笑。对啊,他就是这样,专利独行,什么时候变的呢?荀彧也不知道,只是在过去的某一天那个总是缠着荀彧的小孩突然变得独立而随心,他开始有自己的朋友,有自己的生活,那是荀彧无法触碰和了解的。

郭嘉没有去等荀彧的回复,只是坐在草地上,享受夕阳的余晖。

良久,荀彧道,“好。”

奇怪的回答,两人的对话似乎驴唇不对马嘴。大概只有他们是最了解这段话的意思。

后来...

【多cp】那些年曹魏流行的土味情话

包含cp:丕植,郭荀,贾司马,惇曹

正文:

【丕植】

沙发上

曹植突然停下手上的翻电视的动作,搁下遥控器,凑近了曹丕道,“哥哥,植向你打听一条路可好?”

曹丕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,心中奇怪,嘴上道,“子健要问哪一条路?”

“阿姨洗带路*”曹植撑在曹丕身上道,眼睛还紧紧锁着曹丕的双眼。

曹丕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一把扣住曹植的手腕,将曹植整个人锁在沙发角落,欺身压上去道,

“你是属猴的吧,这般顽皮!”

曹植被压住,丝毫不惊慌,对着曹丕挤眉弄眼道“我是属老鼠的,专偷你的心。”

曹丕挑起曹植的下巴,双唇贴着曹植的右耳道,“不,你是属于我的。”

阿姨洗带路:日文中的“我爱你”...

【颍川组 惇曹 丕植】来一盘三国杀吧!

事先说明一下,这篇真的是郭荀郭,戏荀什么的不重要的,结尾还是郭荀郭。

cp:郭荀郭、丕植、惇曹(戏荀打酱油,只是想带戏志才玩而已....)


主公:曹操(一位)

忠臣:郭嘉(四位)曹植(六位)

反贼:戏志才(三位)、荀彧(五位)、曹丕(七位)、夏侯惇(八位)

内奸:司马懿(二位)


【戏志才对荀彧发动“先辅”】


(一位)曹操:杀、杀、闪、闪、决斗、借刀杀人


曹操看看自己的手牌,很绝望地朝司马懿丢过去了一张“决斗”


【曹操向司马懿发起“决斗”】


【司马懿-1】司马懿窒息了一秒。幽怨的盯着拿着牌一脸无奈的曹操,“为什么是我?”


“因为我不想...

【丕植】搞骨科被发现了如何处理

“你们在干什么!!”


一声响彻整个别墅,房间里的被强光照射的丕植二人具是一惊。于是进来的曹老板看到的是这样一个画面:自家儿子压着自家儿子,自家儿子头埋在自家儿子的脖子里,自家儿子缩在自家儿子的怀里,自己儿子们都是衣衫不整。(不是)


其实是曹丕撑着身子压在曹植身上,把脸埋在了曹植的颈间,曹植的衣衫大开,露出细嫩的皮肤,满脸殷红地躺着,半个身子缩在曹丕的怀里,细长的手臂还揽着曹丕的肩。


曹植的脸一下由红转白,躺在床上不知所措,身体上的情欲瞬间消散。曹丕则僵住不敢动了。


“都给我从床上下来!咳咳——”曹操已经气急了,若不是没去应饭局,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家儿子们搞起来了。...

【戏志才x荀彧x郭嘉】关于初次相会

“文若!”


一声熟悉的叫唤在耳边响起。荀彧搁下笔,从窗户里探出头去。果不其然,青年坐在院墙上朝自己招手。


“志才——”荀彧疾步走出书房。


“今日未在书院见到文若,料想定是被关在小别院了。”戏志才狡黠一笑,撩了衣摆便坐在院子里的小石凳上。


“也是托志才的福,下学去赏城外的桃花,被父亲关在这里。”荀彧无奈的摇摇头,坐在他对面。


“难道那桃花不够美吗?”戏志才问道。


“美虽美,恐怕为这一场桃花,付出的,是彧的十数日不得出门。”荀彧答道。


“为这一场桃花,如何也值了,良辰美景配美人,却够我作酒资而谈了。”戏志才不以为意。


“你啊......诶.........

【郭荀】多吃点(段子)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,过年的桌席上,我们不再被额外照顾,不会被硬塞菜肴,而是开始变得安静起来,不会像孩童一样吵闹......


当然,凡事也有例外.......


郭嘉坐在桌边,无奈地看着盘子里夹满的菜肴,再瞥一眼杯中的果汁。身旁的荀彧没吃上几口,便开始一堆一堆地给郭嘉的盘子里夹菜。

“文若,你让我和老曹喝一口吧~”郭嘉乞求道。

“饮酒伤身,大年初一就想要一醉不醒吗?还是都吃点菜吧,吃饱了就不想喝了。”荀彧劝道。

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吃那么多菜涨着也难受啊。就算喝醉也没什么关系,明天又不上班,你看旁边大侄子都两杯下肚了,嘉也想......”郭嘉道。

(被点名的荀攸:???)

“...

© 梨香|Powered by LOFTER